Skip to content

善待自己,從關注微小的不便開始

歡迎在下方留言區討論

跟朋友出去,聊到衣服,那天我身上的衣服大概有五年了,有褪色,除此之外我都覺得很好,因為我不會沒事拿它去跟新的衣服比較,另一位朋友說可以換了。從很久以前我就偶爾會被朋友說衣服的問題,小時候連我媽都偶爾會說要是每個人都像我這樣衣服穿這麼久,經濟就完蛋了。不過每次被這麼說的結果呢?從大學的休閒系改造求職正式服裝、到領子壞掉的衣服汰換、談戀愛也找了一些不同的衣服…結果呢?除了壞領子的衣服後來我真的會回收掉、看斷舍離之後送掉了一些為了想達成某些形象而買的衣服…最後我還是幾乎變回原形:依然休閒系,褪色始終不存在於我的“不堪用”衣服標準。沒料到幾天後朋友 line 的訊息說到衣服可以丟的事,但真正想說的是“善待自己”

然後我想了很多,才注意到對衣服,自己有很多不同做法。

我買衣服有兩種可能:一是具有明確目的、二是隨處逛逛的時候正好看到喜歡的類型。我沒有逛服飾店的興趣,覺得麻煩又無趣、浪費時間(逛大創或五金百貨這種會有新創意小物的店比較吸引我)。

覺得有需要或很喜歡或感覺對了的時候,我下決定買衣服其實蠻迅速不手軟的。但是買衣服跟丟衣服是兩回事。有的衣服壞了不得不丟,但我想的是「再買一件一樣的」。有時候想找特定類型衣服取代舊的,但買不到、沒有新的讓我覺得更好,我不太會換,因為我買衣服好像滿挑的⋯不是真的挑剔那種,但就是很少有我喜歡的型,曾經有一年逛了整圈逢甲夜市都沒有喜歡的衣服所以乾脆不買。我不想勉強買、之後再勉強穿不喜歡的衣服在身上。對我來說這時候穿舊衣服才是舒服、才是善待自己

看起來我還是決定為了自己的舒適穿舊衣服?其實不然,這是我第一次用“善待自己”作為標準來決定衣服去留、或需要何種處置,所以我開始思考:有些舊衣服我為什麼穿?什麼場合穿?有沒有碰到什麼問題?

然後我列出“不便 ”清單:

* 這件衣服的類型我很愛,但是袖子破了,,因為買不到新的合意的替換所以繼續穿,但其實我穿的時候還是會在意別人有沒注意到。
* 這件外套的袖子魔鬼粘不粘了,雖然離開那個場合就忘了那個不便,但我工作的時候、夾菜的時候,其實覺得礙事…
* 這個因為某某原因其實早就想換掉了
* …

使用“不便 ”清單,列出“處置”清單

* 既然穿的時候還是會分心在意→那麼確實該淘汰了,但是沒有合適的還是不買新的
* 魔鬼粘不粘了,礙事… →快點去修改衣服的店請人換
* 其實早就想換掉了→去買新的
* …

正因為標準是“善待自己”,在列清單的時候,我更關注的是自己的感受。

其中我也遭遇一些價值觀的衝撞問題,因為我不喜歡大多數普世對衣服的價值觀,譬如我覺得正常褪色還好,原因就如同我先前說的,我不會沒事拿它去做比較。在這個地方,我的內在一直有著跟外在社會所謂「乾淨整潔」的衝突:我的衣服也是有洗乾淨啊⋯⋯為何要件件看來“光鮮亮麗”?

我不知道怎麼去表達,但是為了社會觀點與「我必須怎樣怎樣穿著才算對他人尊重」這種想法,我是一直一直很矛盾衝突的,從上大學以後多少次想改造穿著的念頭請朋友搭配給意見,結果每次都失敗收場,當下改了,幾年後(甚至是幾個月後)還是變回來,我想是我的內心從未認同過這個外來價值觀,這像是被強加在我身上的東西。感覺非常、非常不舒服⋯⋯造成我換新衣服也不爽,因為覺得是被外在價值觀綁架、不換衣服也不對,因為出去的時候又還是會在意他人會想什麼,平常我會忘了他人怎麼想,但偶爾就是會像這次一樣被朋友提起,而這是第一次我深入想這個問題、分析自己到底有什麼反應、並發現原來自己會因此生氣。這個問題還在待解決狀態,或許“想想換新衣服帶來的好處”會好過一點,但的的確確對現在的我而言,這個衝突是一個尚未打開的結。

儘管內心有所衝突,我認為收穫還是不少,畢竟我第一次去深入關注自己微小的不便,以往總是聽自己內心那些大到不可忽視的聲音,這次卻學到:善待自己,原來只需要去傾聽內心微小的、稍縱即逝的聲音。感覺自己又深入進步了一個層次。

 

阿淳的自由生活工具箱 文章均為阿淳(chaneswin)原創,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原文連結,禁止商業使用。有任何想法歡迎留言交流!
原文連結:善待自己,從關注微小的不便開始

 

 

© 2017, Chaneswin. 如發現留有早期非原創作品可以留言回報喔~感謝您的幫忙 🙂


文章如有幫助,先按讚,再分享,歡迎贊助哦!  

歡迎在下方留言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