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覺知於動靜之間——十日內觀全程法工學習記錄(1)

歡迎在下方留言區討論

去年大約是耶誕節的期間,我參加了內觀,今年,跑去當法工。老實說,去年除了對於破除迷惘的期待以外,我不記得什麼,暫時也還沒有回去翻閱自己文字記述的心,若問我今年為什麼回去當法工,不得不承認是覺得欠下了什麼,一半是源於內觀本身,更重要的另一半是源於當初接觸內觀的起因,我與好友之間的一個結。輾轉換了幾種「修心」的方法,至今我仍然認為,沒有一個「自己解不開」的因,就沒有一個「求解」的果。不過不知道是我理解錯誤還是怎麼的,要如實觀察、並且只是觀察的內觀,「似乎」在習性反應消去後就解脫很多事…?儘管我去年內觀結束後莫名放下了很多事,打文章的現在突然又迷惘了,難道我只要觀察這個迷惘就會消失嗎?無常生滅,所以迷惘也會生了滅滅了生?我決定暫時放下這個疑問。繼續專注到紀錄上。

1

法工沒有像內觀學員那麼嚴格的要求禁語,畢竟工作中需要互助。我想,初次當法工應該都是在廚房吧,離開了啥東西在哪放哪都不知道,甚至連菜都不會認(我是從小外食的台北人啊Orz)、手忙腳亂的第一、二天,才算稍微步上穩定。回來去了一趟外公家,跟往常一樣洗鍋子什麼的,才發現自己原來很多事情都做一半——我從來不知道鍋子放在哪裡,洗完晾在一邊對以前的我而言就叫做做完了。這是事後才發現的,也算是覺知增加了嗎?的確,這次的廚房法工學到很多,將靜坐時學到的覺知,實際使用在生活的行為中,是很重要的一點。我歸納學到的東西,可以分為心、技,以及與二者相關的覺知

2

從聽到的訊息,我想這次的廚房可能跟平常的型態相差不少, 因為除了組長以外都是菜鳥,分配奇數日偶數日洗碗盤跟擦碗盤什麼的,最後被我們完全無視,誰開始洗了就開始洗,我想可能大家都無暇記得這些,至少我的腦袋就只能夠記得事情要完成,至於是誰完成什麼的,腦容量不足以記憶。法工每天有三次共修,頭幾天共修完的情形就用某法工的話來重現吧!是這樣的:「腦袋裡面都是包子啊饅頭青菜的,完全無法靜下來」。腦袋裡面全部都是工作內容而靜不下來,跟我們的日常生活很像吧!這就是法工,也是我極力推薦參加過內觀,至少還要當一次法工的原因。結束後法工們創建了一個LINE群,聊起學到很多,就有人說可以分享一下嗎?有人學到了「選擇改變行為」、有人感想「原來大家都一樣痛」、有人說「團隊合作」,並不是單純的學到洗菜切菜而已,不過我的刀工確實進步了那麼一丁點,而且終於知道大白菜跟高麗菜的差別了(喂!) 我是最後發感想的,因為我腦袋翻轉卻無法編織字句,於是又祭出了自由書寫(所以才會有這篇文章XD)

3

關於心的覺知不是結束,遣詞用字與實際行為展現後才算得上告一段落,在廚房裡對人也對事,我們的廚房很和睦,不過這不是全然的事實。對人,不是沒有碰撞,只是每個人在當下覺知感受、在內心化解、或決定外在行為。有時候最初想法、偏好是內心的映照,察覺了才能換一個角度想事情。對一件事選擇不同的用語或反應,就能讓可能演變為衝突的事情變得和諧。在廚房裡我最初意識到的實例是一位法工洗鍋子的時候,組長從旁走過,輕輕說了一句「親愛的,水不要放那麼多」,換做很多人,可能是指責「太浪費了、用這麼多幹嘛」。同樣的目的,用詞跟語氣對聽到的人來說是不同的,兩種行為(語言)造成的結果大相徑庭。

4

我很怕刀,曾有短時間拿刀是會發抖的,被問到那為什麼會來當廚房法工,我的回答是我哪知道會來廚房,而且要是我什麼都想這麼多,就不用前進了,是的,與其裹足不前,大部分時間我總是入了坑再想辦法。於是還是要切菜,當然切得很慢,而且切得很遜,譬如大小不一種種,非常感謝其他鼎力相助的法工,不然我根本切不完。或許就是這個原因,讓我聽進去下面這段話。在一次摘菜的時候,一位法工請組長分享,說廚房需要傳承,組長的原句我不記得了,但大意是說工作要覺知,就安靜專心,譬如我們邊摘菜邊聊天,只是手動作心卻不在上面,動作會變慢,專心工作完,再去外面聊、回房間聊都沒關係。第二天早上不知道為何異常安靜,切菜的時候、用刀給山藥削皮的時候,我記著這段提點,靜下來感覺到拿刀、用力時的手感,雖然時間蠻短的,但的的確確不同,我感覺得到自己的手偏離了、用力過重刀陷入山藥裡、或有些角度削皮正好是薄薄一層。中途曾經講了一兩句話,立即無法專注在刀與手感上,注意到了這明顯的差異。手感,我突然想起以前投籃的時候,這麼久以來都忘了還有這種東西了。

5

在直銷團隊曾經參加培訓,裡面有個團康活動打破了我對團康的討厭印象,至今仍然動作慢、反應不快的我在學生時期特討厭團康,因為我經常是拖累小組、或是自己接受懲罰遊戲的那一個,所以有些活動用團康來破冰的方式也會讓我本能的被激起恐懼,但那次培訓不一樣,沒有時間限制的團康要求大家不管失敗多少次都要破關,先過關的隊伍必須分享訣竅,大家一起贏才叫做贏。那次我深受感動,然而這次的廚房法工工作我才發現,團康在內心深處對我而言終究充其量只是遊戲,廚房工作才讓我真切扎實的親身體驗到什麼叫做大家一起贏。正因為我切菜慢、正因為大家的幫助,而事情做完,我也會去幫其他法工,大家就是這樣互助的。每一餐都準時,是大家的共同目標。團隊。

6

可能是一開始力不從心,其實組長說過很多次自己負責的菜要全程看完(怎麼煮、怎麼炒、調味料…),不過我在很多次以後才終於聽進去並且化為行動,無論是對說的人或者聽的人而言,我重新理解到重複的重要性,即使覺得說過了還是要重複說,即使一開始看起來沒效果,有的話時機成熟就會聽進腦袋與心中、開始重新思考與改變行動方式;而不習慣的事情,重複修正就會有進步

7

一天一位法工提問,說在內觀的共修與法工工作之中難以平衡靜不下來,後來在房裡聊天,結論這正是更加貼近生活的訓練。我問了看起來隨時都四平八穩的組長,組長說「快與慢都是自己可以掌握的」。拿菜平平穩穩拿、切菜專心、時間掌控,這是我在整個法工服務中斷斷續續記得的幾個詞。狀態之間的切換取決於心態以及對自己、對事情、對時間的掌握度,緊張的做事跟平靜的做事,結果很不一樣,特別是在工作到共修的轉換,我覺得比單純的內觀課程收穫更多。

覺知在動靜之間、快慢自行掌握、方可從容不迫。是我為本次法服務下的註解。

 

本系列文章鏈接:

 

阿淳的自由生活工具箱 文章均為阿淳(chaneswin)原創,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原文連結,禁止商業使用。有任何想法歡迎留言交流!
原文連結:覺知於動靜之間——十日內觀全程法工學習記錄(1)

© 2016, Chaneswin. 如發現留有早期非原創作品可以留言回報喔~感謝您的幫忙 🙂


文章如有幫助,先按讚,再分享,歡迎贊助哦!  

歡迎在下方留言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