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問題是我不知道我做了選擇

歡迎在下方留言區討論

1

老實說我在內觀靜坐的時候經常打瞌睡,總當做是正常現象,聽過助理老師講了以前學員包括打嗝不止等各種習性之後,聽到提問說靜坐時昏沉怎麼辦?蕭老師說昏沉是因為覺得昏沉很舒服所以繼續昏沈,我深究內心與感覺好像真的是這樣,結果,那天得知這件事之後,我竟然真的沒有再昏沉過。想起自己參與過的某課程裡面有個「我選擇」的環節,讓那些意識深處的浮現到意識表面。其實很多身心靈書籍與課程都有類似說法或做法,但為什麼沒效?

2

牙醫診所在播棋靈王,正好是伊角碰到瓶頸而到中國修業的那段,經常因為緊張而下棋失常無法發揮水準的伊角被指出,讓心穩定是可以靠練習來達到的,而我此時突然覺得伊角的內心OS經典極了:「以前我從來沒有想過這是可以練習得來的。」這就是了——從來沒有想過,身心靈課程方面,管你要說覺察、覺知…Whatever愛用哪個詞都好,不要說是身心靈課程了,連財商課程我都聽過講者說:「你們要知道你來聽這堂講座想學到什麼,你們才帶得走東西。」只是當時我的內心是受到打擊的:「我不知道我要來學習什麼,所以我什麼都帶不走嗎?」多年後我才從這個打擊中跳脫出來,但這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總之,你總得知道出了什麼問題,才談得上解決問題,是吧?

3

總結在經理人雜誌看過一篇文章提到的概念:「提出問題的人不知道解法,手握解答的人不一定知道有問題。」這很有趣,仔細想想就知道確實如此,我覺得是問題正是因為我解決不了,你不知道這有問題則是因為你知道怎麼處理。不過另外一種還有一種可能,就是雖然我解決不了,但繞道也不是個問題,所以我沒有問題。平常的我們都沒有意識到,這甚至不一定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這樣子一回事,譬如我從來不覺得昏沉是個問題、譬如伊角未曾想過控制自己的心原來是一個可以修煉的技術。我們只是「不知道」,於是我們不會視為是一個問題、更不會試圖解決,只覺得一切是那麼的理所當然

4

所謂人生課題,就表示對於每個人都是不同的,所以雖然很多課程提醒你我什麼,但結束以後我們會不會套用到其他地方?這又是個問號。課程是幫助我們發覺的手段之一,但不是唯一手段。不是說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嗎?【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 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保持覺察就會察覺些什麼,大概可以樂觀的這樣說。至於課程…上過很多課程以後,我目前處於拒絕狀態,我對課程不信任,所以我不是很願意分享各式各樣課程感想,並非課程完全沒效,事實上我之所以變得跟以前不一樣、敢錄影、敢寫、會持續寫、開始與人更多交流,凡此種種,上過的各式各樣課程都功不可沒。但如果有一天,卻突然發現課程變成了像嗎啡那樣的存在呢?那大約是一年半以前的事情,於是,我就不再追逐上課了。有人說,說我居然能察覺到?我才在回憶中,想起是朋友的一語點醒「你遇到問題就去上課嗎?」這就是那句話,讓我在上完課也解決不了問題後,開始反思的契機。「你上這麼多課不知是福是禍。」如果是未曾接觸課程時的我,的確需要透過課程去改變自己的眼界。但現在的我,更需要實實在在生活,加上刻意的察覺。了解自己正在哪個階段、察覺自己做了什麼樣的選擇

如果問題是「我不知道我做了選擇」,那麼解法就是「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選擇」、若要再往根源探究,就要知道自己「為什麼做了這個選擇」。

 

阿淳的自由生活工具箱 文章均為阿淳(chaneswin)原創,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原文連結,禁止商業使用。有任何想法歡迎留言交流!
原文連結:問題是我不知道我做了選擇

© 2016, Chaneswin. 如發現留有早期非原創作品可以留言回報喔~感謝您的幫忙 🙂


文章如有幫助,先按讚,再分享,歡迎贊助哦!  

歡迎在下方留言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