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想像一個藝術家詮釋的自由

歡迎在下方留言區討論

來到吳鳳科技大學看小舅舅的攝影展,讓我突然想起之前認識的一位藝術家,在塗鴉牆上面講說,藝術家應該是去捕捉當下的、第一線的、有時候是不加修飾的感動。這讓我聯想到之前我想要寫書的時候跟一位長輩聊天,然後他告訴我說一個創作者,創作不應該是為了創作而創作、也不該是為了希望有人看才來創作,而是單純的有故事、有話想要對人們說。他們不在意創作有沒有人,而是真正的,被創作這件事情本身所吸引。
我想,這就是為什麼他們經常可以在第一線去創作,於是我突然發現藝術家,真正是一個非常非常自由的存在,因為他們去捕捉當下而不是去想著改變那些當下已經發生的事情,他們甚至不會去想著自由,因為他們也沒有被束縛的感受,總之他們的生活非常的在當下。
當我在尋找自己定位的時候,也想到過這個問題,當人一直在尋找、追求,追求想要得到的,究竟是什麼東西呢?其實到最後不就是一些寧靜的感受嗎?而這種寧靜的感受從何而來?其實是在於:很真實、很誠實的去面對每個當下,而不是在我們碰到每個當下每件事情的時候都只想去改變它。所以藝術家從某方面來說真的是非常自由的人、活在當下,而且他們真的很會傾聽自己的聲音。
也是我要與你們分享的,如何去傾聽自己的聲音,或者說當你好好傾聽自己的聲音的時候,就活在當下,並且做好了自己

後記:
其實這個影片的結束有點倉促,才讓我發現其實對我而言影片有時候是一種更快速可以加以記錄事情的工具,這天我有點趕時間,錄或不錄?其實我是有經歷了那麼幾秒鐘的掙扎,但是為了不讓自己以後會想起有著這麼一件事沒做,我還是拿起手機按下錄影鍵。錄音室與麥克風的確可以呈現很棒的音質,但有時候卻少了一份當下的臨在感。我羨慕那位認識不久的藝術家說錄就錄的行動力,更羨慕他不在意他人眼光,他一邊播放捷運上錄製的片段,一邊笑著說,捷運上的人在瞪我們了。

我曾經去聽九把刀的演講,他說過,最會限制一個作家的人,其實就是他的讀者們,他們希望這位作家繼續寫他們喜歡的東西;九把刀說他希望,成為另外一種作家——希望讀者因為喜歡他寫的書可以開始接觸他的其它不同類型的書,進而引起對於其他領域的興趣。而我想對於一個不管是說故事的人,或者是影片的產出者、錄製者、創作者都好,也許是要求完美、要求很perfect的呈現,我曾經學習如何錄製讓人感覺專業的影片、如何讓錄音的音質變得更棒,但最後帶來的只是裹足不前而已,就算器材再好、畫質再棒,如果失去了原本想要表達的靈魂,一點意義都沒有。現在的我只是用手機或電腦錄影,但我卻是一步一步在往前進。

P.S. 附上那時候在臉書看到的原文
「藝術的起源就是這未經思索的單純紀錄,純粹的刻下萬物中的美好乃至苦痛,死亡或是誕生,創造前先存在,闡述前先記錄,因為如此簡單,所以刻骨銘心.該是回到開始的時候了」


特色圖片:
修改自 Hsiung 的攝影照片 https://www.flickr.com/photos/d6478coke/5789620857
採CC創用授權 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2.0/

© 2015, Chaneswin. 如發現留有早期非原創作品可以留言回報喔~感謝您的幫忙 🙂


文章如有幫助,先按讚,再分享,歡迎贊助哦!  

歡迎在下方留言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