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八月主題「與人連結」(3)保有自我

歡迎在下方留言區討論

同理心不代表要失去自我,但保有自我也跟武裝不一樣。有一天,我隨意打著筆記在EVERNOTE上,但是突然,我有一種感受,我也依照我的感受忠實的打了字,並且調整了字體大小。我打了什麼呢?我打了…
去他的正能量(其實我那時候打得很大…)
事實上即使是在我狀況很好的時候,我都知道我很討厭正能量這個詞。如同教主與造神運動一般,像是一種武裝。有一本書叫做為自己出征,是武士找自己的旅途,勇敢、溫柔的人,不用做什麼事去證明自己是勇敢、溫柔的。真的正向的,不必去強調。秘密系列我從來看不下去,其實秘密很好,幫助很多人往好的去看,進而實現理想,但在我身上就是不起作用。對於吸引力法則這個東西我偶爾會有種很想摔出去的感覺,如果它是一個能摔的東西的話。只是帶來壓力。這不是吸引力法則的錯,只是我身上還有一個被加諸的變數叫過度正向,因此那不切實際的期待就帶來壓力。

如果我們對有些事情感覺抗拒卻為了正向思考而不去面對,對於已經平靜接受的人是否是一種逼迫?我的經驗:是的,因為造成他人壓力。曾經我被朋友說我在逼他做好人。我墮入黑暗,此時此刻,在「正能量圈」裡面,頗有「白天不懂夜的黑」的感慨。其實我的討厭只是一種偏見或反撲,老實說,「正」只是一個形容詞,沒有什麼,只是一旦覺得浮爛,就產生副作用。曾經有科學研究指出,因為腦部結構的關係,在已經焦慮的情形下逼自己正向思考,只會使情況更加惡化。後來我才從老師們口中學到,這樣的「過度正向」其實是一種不正視自己感受的逃避方式,或者一種壓抑——令人失去自我。如果自我已經失去,又拿什麼來與人連結?這就是為何要保有自我了。

另外一種是渴望愛,為了換取愛,幾乎願意不顧一切的付出直到得到所要,把同理心變成有條件的、變成一種交換的工具。可是,終究如果沒得到所要,有一天我們將無法承受、有一天我們會自己拔除、將這樣的愛推遠,推遠有條件的愛,畢竟我們還是凡人,如果要像聖人那樣還有一段路,正能量令人疲憊,明明是有條件,卻只能付出卻不能求回報,則若感到自己累了、無助的話,在還有走下去的力氣前,只有停下歇息歇息、任腦中空白空白、霎時間湧上恐懼。那是來自我心抑或是別人的意念?當愛到快要失去自我,便只剩下對自我的捍衛。

當一方開始捍衛,另一方也開始武裝,一方期望著另一方,另一方產生了以為自己不能太聽話的執拗。雙方都上了武裝。試問如果一個人武裝、帶著面具,甚至大家都帶著面具,那怎麼可能有真正的連結?只有保有自我、把心敞開,才能連結。而敞開,是一種對人安心的感覺。

耀仁老師帶領下使用瑟多納釋放法,對於我的情況,提出的問句是:能不能允許自己是現在是的樣子?以及能不能給自己多一點讚許、認同、和愛?
自我對話是這樣的:「我要得到xxx的認可,我才允許自己認可自己。」我點點頭,是的。所以也可以決定不需要他人認可。現在,就讓我是現在的樣子吧

然後無畏、接納、平靜,以真真實實的我,與人溝通、連結。

© 2015, Chaneswin. 如發現留有早期非原創作品可以留言回報喔~感謝您的幫忙 🙂


文章如有幫助,先按讚,再分享,歡迎贊助哦!  

歡迎在下方留言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