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017元旦快樂,共好前行

2017的第一天,大家快樂!我也沒特別想到元旦是週日,不然上週我可能會偷懶說這週放假不寫文XDDD,不過畢竟是元旦,我就允許自己說些主體性沒那麼明確的雜亂感想吧!
今年元旦對我而言比較特別,我跑到清境山上工作當房務員,去年當然也是特別的,跟新北創力坊的一群創業家跨年。兩相對比,情境差別很大!老實說,單就生活來說工時長、不過能自得其樂,某些方面我還不能區別其中差異,難道還是要老套的說“對未來的目標”不同?不過無論是哪種,我發現共好溝通都蠻重要的。

「共好」 其實是一本書名,裡面有三大概念,印象中分別是大雁、松鼠、水獺。大雁排成人字形飛行的合作、松鼠我忘了,也許連是什麼動物都記錯吧哈,至於第三個水獺才是我最印象深刻的!就是不干擾其他人的做事方式。每個人有一個共同目標,但也有著不同作業方式,只要制定一個限定框架,在框架裡面每個人想怎麼做事都不干涉!另外就是每個人做事畢竟會有個人極限,環境共同決議只要已經全心投入全力以赴仍然達不到,那還是留下。共好一書裡面我認為最難達到也最難能可貴的就是這一點,這是我心中對這個求快速時代能否做到有所質疑的點,卻也是我的願景理想之一。

話說,帶我的二位都是優秀勤勉努力認真的人,但做完才吃午餐是他們的習慣,我跟著做完才吃飯的原因則單純因為早餐吃飽飽,下午午餐我就省掉晚餐了,不過不只是午餐,還有一些其他事情。我可以感覺自己儘管在框架內,但常因為不好意思而最後沒抓時間休息,因為心總是緊張的。心的持續緊張與身體無法放鬆,這從以前就困擾我,也許就內觀的說法也是習性反應吧!這樣子困擾打比方就像是牙痛不是病,疼起來要人命,如此的工作環境被放大變得真要命!實際上我在12月聖誕節前到職、一週後跨年,一來就是硬邦邦的工作量才使得這種感受如此劇烈。

以前的我可是那種工作就是大塊時間,手機電腦用飛航模式勿擾的,簡言之:臨場快速修正的應對性比較差。 然而環境變了就試著適應,現在需要手機待命。我開始練習工作中的放鬆、思考勞動點、碎片時間利用與安排、手機工作方式…這些技能其實需要熟練、也相當有用處,只是以前我由於可以閃避而缺乏鍛煉(此時突然想到內觀的忍辱:避不掉才要忍辱)。好加在,其實公司劃定的框架比我自己限制的框架寬鬆得多,我需要放飛的只有自我限制、讓自己能自在的掌握這些新技能來繼續前進。

© 2017, Chaneswin. 如發現留有早期非原創作品可以留言回報喔~感謝您的幫忙 🙂


文章如有幫助,先按讚,再分享,歡迎贊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