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交給宇宙承載

7月進入下旬,發生許多事,而我特別有感的,是親身體悟了一個生命的重不是任何一人可以獨立承擔的,正如同團隊的新進成員,不完全能靠領進門的人單獨帶領。並不是說生命一定沉重、自己一個人就一定不行,而是當我們只想以個人之力一肩扛起單打獨鬥,累積久了,不知道壓垮了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何時會飄落、同時也使成長受到限制。開放的心,帶來的是輕鬆、或是未曾想過的浩瀚

六月底,我的團隊進入一位新人,要求單子七月再送,也就是七月才正式加入,這是一個引子,由於組織行銷有組織行銷的倫理存在,需要幫忙要由我往上提出,我認為自己有責任帶領,不過既然還沒正式加入,當然要等塵埃落定。新人最初拒絕認識團隊,我的話也聽不進去,終於確定好入群之後,團隊的話到底有沒聽進去?或是因為聽進去了才決定另擇團隊,我就不得而知,重點是,讓團隊許多上層開始關注我,這給了我很重要的經驗教訓:如果一個人拒絕來認識團隊、只想單單仰賴推薦人,那麼最好不要輕易接受,因為沒有了團隊幫助,在推薦人自身能力不足時要帶起這樣的人,絕對會先拖垮自己。量力而為很重要!這段起起伏伏解決後,正好進入了幾個月前就已經確定的課程時間,讓我休息恢復、補充能量。

我跟朋友一起去上課,我很緊張,因為不知道到底有沒有幫助,這樣的緊張,在我承認這「不是我能決定的、只能放手交給宇宙」的時候,終於得到緩解。然而課程結束後我又進入緊張狀態,這讓我發覺有些不太對勁,正確的說,是不得不去關注那些「之前就發覺不對勁,但不願承認的點」,不願正視的原因是我想要一些安定的安全感

之後,我趕往下一個課。因為時間的錯估,沒能坐到台中高鐵往日月潭的末班客運,難得豪氣的搭了計程車,1300元,好加在自己平常相當節省,還能應付這種臨時狀況的超支。成住壞空是在這個課程中我記得最清楚的,恰恰反映了「放下控制」是我目前生命中的最大課題。

課程結束,七月份邁入中旬,一同參加課程的好友要我離開她的生命,這樣她就不再有壓力,事實上我們面對著共同的課題是總認為自己能獨自承受,但說到放手,她沒有什麼包袱,不為難自己,是她常掛在嘴上說的話,沒有問題不要創造問題,這點她做得好極了!而我拿起了上課前就在TAAZE訂購的「夢想密碼」,開始了解自己的壓力源頭:「不健康的控制慾」也就是期望特定的結果,但這其實並非自己能100%掌握的。壓力來自於我身陷在自己無法掌控百分百卻又不健康期望的壓力目標中,無法自拔

「怎麼知道使命感不是我執呢?」當初上曾老師的課之所以會問這個問題,其實就是因為這種壓力源,讓我卡關,朋友告訴我慢慢來雖然讓我鬆口氣,卻無法解決破不了關的問題。「堅持、執著這個詞是中性的」曾老師說。但我為何還是渾身不自在?其實我懂,自己並沒有得到解答,而這也不是唯一一次沒有解答到我的問題,畢竟許多東西必須自己去體驗找到答案,甚至有時候我心中的答案已有,只是想印證。老師的確解開我好多迷惑、也是最初開啟轉化了我的人,我卻沒能同樣轉化他人——這不是全然真相,最初我的確改變了他人,我到最後都還能在其字裡行間看見我後來遺忘,卻是我當初說過的話——這也是後來我會陷入不健康控制的原因,我曾經做到過,那時候做對了什麼?而那個曾經做到,讓我誤以為自己有某種力量,才會陷入一種自傲或優越,認為自己一個人也可以。之後的挫敗讓我發覺自己缺了後半段的解答,即使是上完生活大師也還無法體悟的解答。問題不在課程,在我自己道行不夠:操練才會熟練,才會有經驗。不過,當下還真難受。這段實踐的過程恰恰帶來了經驗。

老實說,我們都太強調一種獨自面對的勇氣,偏偏,我們需要一種放手的勇氣,才能真正承擔一個人不能承擔之重。勇氣這詞於我已經變成一個名詞,因為勇氣本身也是一個結果,良好的自我價值與隨之流露的自信,才是源頭。然而最初的自我價值卻來自環境的愛,無條件的愛,因而使我們沒有恐懼,沒有恐懼,所以沒有壓力。可是我們忘記愛,因為怕危險、怕被有心人士利用,所以我們用堅強、用意志力想要控制、尋求解決方法,由於沒有解決方法,而重複過去的錯誤作為,最後我們最多最多頂多做到的就是不去批判自己。承認自己無力,回到愛裡。是的,所謂的放手交給宇宙承載,最終我找到的根本答案說起來非常俗但是卻最真切:愛。感恩有愛,活在愛裡。學到愛以外,還要繼續學習如何去愛。在愛裡面,或許不一定得到當初想的結果,但會得到其他的進步

© 2015, Chaneswin. 如發現留有早期非原創作品可以留言回報喔~感謝您的幫忙 🙂


文章如有幫助,先按讚,再分享,歡迎贊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