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鬆緊之間

歡迎在下方留言區討論

「警覺專注的心,而不是緊張的心」午間的請益。
所謂警覺,是立刻發覺妄念來了、心亂跑了;
所謂專注,是察覺有妄念,但不與之對話,繼續自己的客觀觀察。

五月,也就是上個月下旬,我回去內觀
儘管是第二次去當學員,卻感覺好像新生一樣。
在這之前就沒什麼吃晚餐了,所以對於舊生晚餐只有檸檬水,沒有什麼不適應。
出關回來以後,我甚至連早餐都很少吃,幾乎就是日中一食了。

比較不同的,是這次的休息時間,我真的一直在睡,晚上也是倒下來就睡。
實際上4月初正式離職以後我已經睡了整個4月。
一直是因為疲勞不堪負荷才離職。
相比他人,我的確特別容易累,當大學同學們熱血夜衝,我選擇留在宿舍不熬夜,以免消耗的體力一周都無法恢復。
我運動,但只要停止鍛煉,體能下降的速度與幅度都比其他人快。
這樣的我對於自己的生活習慣其實小心翼翼,卻是另外一種緊繃。

若是翻閱筆記應該會有更多紀錄吧…但老實講,現在如果用回想的,
第一次內觀結束,我只覺得「變輕了」,其他都不記得,覺得沒什麼特別。
但這個「變輕了」卻是最重要的。(況且我其實本來就沒怎麼期待什麼不凡的事物。)

這次內觀開始的觀息法,發覺想專注卻帶來緊繃,越是如此,我的皮膚反而無法感受到其他東西——全部都被拉緊的感覺給蓋掉了。因為沒有辦法放鬆、沒有了其他的空間。

放鬆成了我印象中此次內觀的第一個課題。
從容才能看清全體,這個道理我明白,
但是生活中,我很容易緊張,所以我並不喜歡跟別人相處、不喜歡突發事件。
工作中、我努力讓一切不偏離軌道、沒有延遲——我覺得這理所當然,卻發現難上加難,畢竟,人生就是有種種意料之外,工作上又怎麼可能沒有!

我做得久的工作是因為沒有這樣的緊繃感,卻都是兼職工作。
每一份離職的工作,都是因為疲憊不堪負荷而自己離開。
不是做不好,事實上都有被挽留,但放鬆不下的焦慮感開始影響我的生理狀態。
不止一位長輩跟我說:「下一份工作不要讓自己那麼累。」「我不會對你說加油!因為你已經太拼命了。」

前主管說:「你是自己不放過自己。」我好像可以理解了。

一次又一次的工作轉換中、自我成長課程中、乃至於現在內觀的修習中,慢慢慢慢的一點一滴改變,卻從來沒有像這次內觀那麼有「見微知著」的感受。

觀察著鼻息,放鬆與緊繃的差異不知放大了多少倍…
就只是單純的內觀。竟跟我的生命狀態有相同的情況。

就像現在寫部落格,想太多、太緊張,就同樣無法下筆。
我決定讓自己稍微輕鬆一些,暫時放下以前總是很努力的把一些零碎的事情結合起來放到一篇文章裏面的做法。

當然,以前把不同的角度或者是不同的事件組織、構成一個相同的想法和主題概念、或脈絡化的方法,對我而言是一個思維與思路的整合訓練——因為我是一個很單一很直線思考的人,我認為這樣的訓練是必要的。但確實我必須要承認:有時候我的腦袋不夠用、累的時候我沒有辦法整合,如果我一定要逼自己整合,結果就沒有產出。

所以現在暫且把標準下降,就像復建一樣的慢慢來,
輕鬆一點、單純的紀錄,有一天自然會回到正常的軌道上。
整合,可以等到更有力氣的時候。

接受與順應,客觀的觀察,只是如此而已。

 

阿淳的自由生活工具箱 文章均為阿淳(chaneswin)原創,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原文連結,禁止商業使用。有任何想法歡迎留言交流!
原文連結:鬆緊之間

© 2017, Chaneswin. 如發現留有早期非原創作品可以留言回報喔~感謝您的幫忙 🙂


文章如有幫助,先按讚,再分享,歡迎贊助哦!  

歡迎在下方留言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