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一笑泯恩仇之糊塗萬歲!

「在我們一味鼓吹思考的同時,卻不知大腦其實是相當蠻橫的器官,喜歡強烈的刺激和負面的思考。就算我們想要停止,大腦也不會就這麼停下來。」——摘自小池龍之介:《不思考的練習

思辨中變得嚴肅是一件很常發生的事,學生時期的我是如此,脫離了學生還是如此,然而這卻會僵化思考,逐漸變得捍衛立場而偏離真正的目標,思辨變得偏激。這一切並不完全算是我們的錯,這是是生物演化下來的機制,尤其在演變得愈來愈快速的這個年代,如果不讓一些反應變得自動化,會消耗腦袋太多資源,因此人的本性會讓我們試圖保持一致,一旦外界要動搖我們根深蒂固的信念」——即使我們根本不自知——也會激起本能的防衛反應而在第一時間抗拒。(相關研究可以參考《影響力:讓人乖乖聽話的說服術》)對自己要求甚高的人可能會反省之餘開始責怪自己,畢竟我們的教育裡面有一項「嚴於律己;寬以待人」,矯枉過正的同時就此墜落到罪惡感到深淵難以自拔。

「我思故我在,我的世界我說了算」這句話是我在聽企業家二姐演講時她常說的,她說我們的世界不用刮颱風,耳邊風就可以把我們打倒了。然而所謂「我的世界」與「我們的世界」有一部分是重疊的,我們生活在同一個地球、同一個年代、有著重疊的世界觀(在此暫且不考慮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因為世界重疊,所以把自己的經驗與認知套用在他人身上,這種忽略了不同背景化學作用的習慣觀感就成為了「我希望你好,為什麼你不懂」的衝突開端。當自我價值低落,會把他人簡單的「對事」拒絕放大到「對人」——也就是對我們自己本身的拒絕與否定,事實上卻來自我們對自身的否定。這種全有或全無的對立思想雖然來自價值低落,卻正好也是憂鬱症的起因。憂鬱症的人需要一些跳脫觀點的生活調味劑,可惜的是如果跳脫得出來他們早就不再憂鬱了——我沒有貶低的意思,因為我自己就曾經被診斷輕度憂鬱。

所以身邊最好有些無厘頭的人存在,他們無厘頭的問題是幫助我們跳脫思考窠臼(陳舊的思考模式)的最佳利器。

那天我們去電影院看電影《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
臺詞:史塔克會不計一切把事情做對!奧創分不出毀滅世界跟拯救世界的差別你以為是跟誰學的?

妹:所以他(鋼鐵人史塔克)是壞人嗎?
我:……(小聲)這很難解釋(瞬間我的腦袋閃過前陣子發生的許多事:譬如跟朋友發脾氣、自責自己把正面思想強加在朋友身上[P.S這可能也是為何我很討厭正面能量這個詞的原因…]及一些balabala的亂七八糟的事)
妹:所以他 是壞人還是笨蛋?(在我的世界裡我自責自己是否是壞人,但…這是過去的經歷造成這樣的想法,史塔克想拯救世界難道錯了嗎?)
我:……笨蛋!

「你若不是太認真嚴肅,就是太膚淺,認為答案只有一個」朋友這話對我而言說不上犀利,倒是敏銳,我也深陷其中。
那天在我妹的提問之下突然覺得膚淺這個詞實在是用得太嚴肅,其實骨子裡只是個笨蛋,原來太認真嚴肅帶來的盲點就會讓人變笨蛋(謎之音:不是這樣說的吧?)。

原來我不是壞人,只是單純的笨蛋(亂下結論)。某些時候我還蠻喜歡這個定位的。

這種時候突然想起一句話:一皮天下無難事。
如果是自己一個人,在這樣的劇情裡因為看不見這樣的視角,怎樣也得不到這樣的答案啊!
傑出的聰明人有時候是更加經典的笨蛋——因為我們很少想到他們只是笨蛋!

只是笨蛋而已,這個答案出人意料,或說出我意料,因為一片高科技的氛圍中這個詞並沒有在我腦中浮現,不過我很喜歡。

剛好4月份碰到不少事情,明明不斷在結束後歸納原因以避免下次發生的事,每件事都解決了,當下我也豁然開朗,在情緒上卻越來越難控制自己,以前會自己一個人一直鑽牛角尖,現在我身邊有許多有智慧的人可以指引我,這點我是非常幸運。我也慶幸自己學會求助了。

習慣思辨與分析的人,
如果比較少談深入一些的東西的時候,不免覺得無語。
此時不妨跳脫效率,留給自己一片懶散的空白
發呆,打個呵欠,看雲淡風輕。不知不覺就笑了。
下一個自然的機緣會在哪出現呢??

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見山又是山。
光是這個”又”字需要多少的百轉千迴啊!!
若發呆看雲淡風輕,或許是更高境界呐!
這樣說來學習學習社會化的過程豈不反而成了把人變笨蛋的過程?
所以傻人有傻福——高人、高人!
大智若愚;糊塗萬歲!

一旦有了自我價值、進一步退一步都無損於我
一笑泯恩仇!

© 2015, Chaneswin. 如發現留有早期非原創作品可以留言回報喔~感謝您的幫忙 🙂


文章如有幫助,先按讚,再分享,歡迎贊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