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我允許——「允許清單」對我的重要性

我如何面對逃避這個缺點一文中,寫到解法「決定」。這讓我想起了「我允許」。

「我允許」說起來也是屬於我選擇的環節之一,但更加強烈一些。第一次意識到這種做法是在Annie老師的課(題外話:這可能是我那時候唯一一堂不用焦慮學無止境的課…坊間很多課都會告訴你要再來上進階balabala…搞到後來我根本就學習焦慮症加劇),開始課程之前,用一張卡片允許自己做一些平常不允許的事00情,我想,目的是讓那些自己明白有卻擺脱不了的無形限制暫時在規則之下被擺脱。我記得我寫下了允許自己不用條理分明之類的,當然,還有一些其他的。

嚴格講,在更稍早之間我常用的,在課程學到的「自由書寫」也是相同道理。「我決定」後來被我廣泛運用,在我錄影時決定達到的目的,這才讓我允許自己無視那些已知並且綁住我行動的「要求」都退散:譬如畫質、音質、清晰、光線、轉場、剪輯、贅字太多……隨便舉例都是一大堆缺點。

簡單說,我認為「我決定」有兩大重要性,一則著重在心被限制束縛的時候幫我們解開枷鎖、二則成為我們防護自身免於被攻擊傷害的安全盾牌。怎麼說呢?從上面寫的我的應用,挺容易看出,需要「允許自己」的,通常都是腦中潛意識認為比較負面的東西,不管是自己覺得負面、或是怕別人看起來覺得自己負面,這些都讓行動受到阻礙。

解開枷鎖
小可以運用在習慣養成,大可以套在工作、創業…或者想到的任何東西。每當生活即將有新的變動,而且是自己主動決定的變動(即使是被動的,我們也最好總是需要主動決定應對方法就是了…),隨意寫下來一堆目標跟理由, 再寫下會阻止自己步伐的因素,然後允許自己無視某些規則、某些限制、某些原本會產生衝撞的感受,把這些都寫在小紙條上,稱為「允許清單」。允許自己做、或者不做,然後更順暢的產生下一步的行動

安全防護盾
當我們開始了自己生活中的變動,可能會有很多外界的聲音(內心的小聲音應該已經在“解開枷鎖”的時候先叫他們暫時閉嘴了),對我們來說可能是一些不諒解、也可能單純是行事作風不同,但只要設下「我允許」的規則,就會知道該依循什麼、什麼可以無視——從而避免自身內心衝撞。極端例子常見於一些比較有名氣的人,當他們公開發表看法論點,經常會面對一些反對意見,理性思辨還好,有時候卻淪為謾罵與指責。要是自己沒有當初「我允許」的規則,很容易被牽走情緒,就以上面例子來說,各種不足的聲音畫質都能成為被詬病的理由,但由於我在就允許自己先放掉這些東西而專注在自己另外要的目標,我才能不放在心上。若是現在的自己不能負荷,就別把未來能繼續努力的事情擠到當下、成為壓死自己的最後一根稻草。

阿淳的自由生活工具箱 文章均為阿淳(chaneswin)原創,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原文連結,禁止商業使用。有任何想法歡迎留言交流!
原文連結:我允許——「允許清單」對我的重要性

© 2016, Chaneswin. 如發現留有早期非原創作品可以留言回報喔~感謝您的幫忙 🙂


文章如有幫助,先按讚,再分享,歡迎贊助哦!